噫。我可能搞错了,,

关联账号应该没问题大概,,

总之先谢谢帮忙扩散的各位。

洪流

*致...

-

乔大概不会想到,数月前用泡在黄绿色胃液中的白色米渣来表示对自己的厌恶的女孩,现在正跪在自己面前,脊骨裸露嶙峋如山,额头虔诚地盛放在膝盖上,天灵盖直指她因无措而分开的两脚。

 

乔来找她那会儿她还在忙兰波雪莱波德莱尔。以前从没发生过这件事。乔用三根手指敲打桌面,皮肉相触处立马海绵一样凹陷下去。那会儿所有的钢琴都走调了。吸顶灯挤着冰冷的眼皮抑制倒毛。做演讲的正在把咳嗽吞回气管,结果却给汹涌而来的口水呛死。后桌捧着断手鬼喊鬼叫,脚下卧着一支红笔汨汨。她没敢抬头,只是向上转动眼球。目光接触之际,视神经突然发出跳跳糖的爆裂声,暖流喷射,喷射,眼底黏滑一片。她哎哟一声,忙...

【生贺】伯劳泣

*肖根。

*饥饿游戏背景。

*私人爽文ooc致歉。人格歪曲预警。强意识流。

Shaw屈居下位,任由女人把自己一块块碾碎,直至两人融成血水,骨髓都搅在一起,几米外海水裹挟着贝壳与风的咸味上岸。女人动作如同一条搁浅的鱼,痛苦但狂热地游弋在她的每一寸皮肤,挟她缓缓沉入大洋深处的蓝洞,西西弗斯的巨石拴在脚踝上,鼻息逐渐被潮水牵制。水流生出知觉,章鱼似的缠绕,舔舐,粘滞,她感到七窍里涌出海葵的触丝与小丑鱼的尾鳍。她喘得像个梦溺的人。

女人的怀抱是天鹅绒的毛毯,在美洲南部夏夜的被窝里捂出浑身粘稠汗液,毛细堵塞住毛孔,轻轻地挠痒痒,分开时贪婪如超大号厨用海绵,汲走几乎全部热量,长了骨刺一样冷得...

© | Powered by LOFTER